沧晗

APH || HP
耀中心|| 绝对哈吹
等边黑三角||伏哈 没人信
暂偏心耀米ing||写不了哈总的肉

预警:杂食、互攻、OOC、里番逻辑

太太你真是懿丕界的珍宝,当年把我拉入魏晋圈的就是您了。那么多年以来,我只看过抄您的,从未有过能超越的。说实在话,JSLM的编剧折脚雁的水平也就只到三流言情的水准,关于谋略社稷这块还真是解读不能。我相信真历史同人圈的爱好者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位编剧在面对一群智商高过自己的人物时显得太捉襟见肘了,远不如太太您从容。

容成九喵:

占tag抱歉 不是粮,是一篇声明。


三国同人创作已封笔,没回坑,写这篇的原因是国庆浪回来之后收到了图中的这封私信,加上之前也收到过类似的私信,我觉得我有必要来说几句话。

我不为挂人,但我也不能让自己受委屈。

怎么说呢,离开三国圈也有段时间了,不长不短,足够我淡出这个圈子,也足够让我对圈内的人员组成不再熟悉。我说过我深爱三国圈,过去、现在、未来,爱一直在,但我不可能永远在这个圈子里。当年我安静地进到这个圈子,站了冷CP,于是自己安静地割腿肉,我本以为我也可以安静地离开,可似乎事实并非如此。我万万没想到,我会被质疑抄袭。

莫名其妙,无妄之灾。

在此,我统一回应一下私信我或者在微博上质疑我的姑娘吧。

1、请质疑我的姑娘去LJJ看看我《乱世魏书洛阳城》的发表和完结时间,懒得去求证的直接看图3,从时间上看,抄没抄不言自明。

2、我没做编剧工作,自认不才,没有这个本事。我没看JSLM,但很高兴爱过的圈子里出了能人,把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和英雄故事以能够被大众瞩目的方式搬上荧幕,同时还给广大同好发了些福利。

3、对于抄袭的判定希望大家慎之又慎。同人作品是戴着脚镣起舞,难免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如果没有实锤,一定不要断言谁谁谁抄袭了,这对任何一个写手都不公平。有作品保护意识、抵制抄袭这很好,但不要矫枉过正。

4、隔着网络伤害一个人很容易,可我希望每个人都善良一些。有些事情自己多考据考据,多求证求证再下结论。因为谣言一旦形成就很难消除,而为之买单的,从不是造谣者。

5、这只是件很小很小的事,我也只是个小透明,谢谢以前关注过我以及现在还能阅读我旧作的姑娘。判断作品是好是坏、你喜欢与否,是你们的权利与自由。

于我而言,作品是我爱过的证明,是温暖的回忆。


该说的都说了,都是平心静气写下来的话,对我存疑的姑娘看完消除疑虑就好,不用道歉或说别的什么了。我没有生气,就是吃了一鲸_(:зゝ∠)_

就这样,别再追问我、质疑我了。请让我彻底走出这个圈子,仍有人看我的文比仍有人记得我来得更让我高兴。

给彼此都留一点美好的念想吧。

感恩❤



容成九

2017-10-7

多年没有提笔写金钱,感觉撕逼的套路生疏了。 连体位和普雷都想不出,真鸡儿丢人,快退群吧。

【虾扯蛋】关于《利器》系列中哈总与各位伏

哈利波特不仅仅是本有趣的儿童读物,同样也是一个迷人的世界,它激发了后来人无尽的创作热情,而我只是抓住它传说羽毛的其中之一。《利器》系列诞生至今已有三年,回溯过往,不仅多了部分反省与思考,还给予我新的想象。

《戈德里克的礼物》应运而生,在二次创作之时,我发现我自己对于角色多了一些有意思的认知。尤其是哈总和各个伏之间的相处模式,让我这个在VHorHV问题上总是性冷淡的人第一次有了让他们好好谈个恋爱的想法。尤其是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并不和我家哈宝宝谈恋爱的45年代的小汤同学,我把对他的一部分思考就当作今晚的睡前故事分享给你们:

(1)关于45年哈利遇到的那个汤
小汤,原著里表现为一个野心勃勃、身世凄惨、高度反社会,一个会给给自己跟班队伍设定个玛丽苏到爆的名字(沃尔普吉斯骑士团,来源于沃尔普吉斯之夜,亦称魔女之夜,异教徒庆祝春日战胜冬天的狂欢节),一个给自己取了个完全把理想挂在脸上、神似苏X埃共和国等称号的老实中二病深度患者。他和哈利这种爱师爱友爱世界,反黑反虐反中二的标准正派联盟高分毕业生站在一起一定势如水火,就像硫酸遇上糖一样反应剧烈。他们谈恋爱,明显不现实,相爱还没影,N杀已达成。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外表熟悉,内在残忍无情、心狠手辣的敌人,哈利也许会发现现世之中那个每天只负责和他开嘴炮练手艺,惹毛了顶多来个嘲讽,连体罚都没有过老伏有多么宽容善良。

小汤的外貌完全遵从罗琳阿姨对其“暗黑传统阴郁美”的设定,我最多脑补他的容光将如同《歌门鬼城》中的小乔一样是精致到老男人也要赞叹的漂亮。

好吧,也许《戈》中,小汤站了男主的戏份长度,作用却是个反派花瓶男二号。

【杂七杂八】关于历史某些梗的小吐槽

我一直觉得,现代人对中国历史有着极大的误解和偏见,并且总带着自我满足的心情去看待他。很大部分人常以我们有五千年历史的自负去评判一切的目的是为了遮蔽自己空虚又自卑的内心,说到底,这种思想归根结底就是“谁祖上没阔过”的阿Q精神。实际上呢,中国本就是这世界上万千文明的其中之一,谁都不比谁卑微或高贵,没有必要一天去传“欧洲人不洗澡”或者“日本文化都学中国”之类的古旧谣言。而且现实的中国就是一个没有传统缺失道德的新兴暴发户,在许多文明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菱梦哀歌:

今天是对某些梗的想法!




吐槽注意!惹人讨厌注意!cp脑注意!真实历史向注意!不针对任何专门的文或作者!




理性讨论不要撕逼……我很喜欢我两篇乱七八糟里大家想法的讨论,想把这个一直写下去嘿嘿嘿。




也不要撕我,求你们了。有什么想法一定要来跟我说啊我超级好说话!




那么以下是吐槽!




-----------------------------------------


1.关于极东和勇洙




一般极东国设文里最常见的就是耀对小菊贼好,然后最后反目成仇的虐心设定。




emmmm……要说好的话,国家里真正像老王弟弟的大概是任勇洙,因为他怂嘛,小菊对他有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明朝的时候就因为帮助勇洙跟小菊打过,清朝甲午战争的原因也是……




唉勇洙当年真的是老王亲弟弟的设定。朝鲜对于中华的认同感一直非常高,基本属于觉得自己差不多就是中国人那种。清朝建立之后朝鲜号称要集结20万大军反清复明,当然了这20万一直都没有影子就是了。朝鲜一直沿用明朝的年号,拒不承认清朝。勇洙古代对于老王的亲切感非常强大,毕竟是属国,朝鲜都是称王而不能称帝。




但是小菊嘛……emmm……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唐朝对于日本的影响力,但是在中华文化辐射圈里,皇帝们高兴的都是“万邦来朝”,就是你认我做老大给我随便上贡点土特产,我金银珠宝大大地给你。你愿意学习我也让你学,但是我懒得管你愿不愿意,不强迫。




所以小菊在当时也只是仰慕唐朝文化的一员,你说老王对他如何好恐怕不至于,而且跟以前很乖的勇洙不同,小菊从来就没有安分过,一直是个野心勃勃的国家,并且一直是独立的。明朝开始海禁的原因就是倭寇之患(虽然很多其实是中国人负责当老大日本人负责当打手)。




不过说他反目成仇自然也没错。老王绝对是小菊2700【他的号称】年历史的母亲和老师,这份恩情虽然不是老王有意为之,但是绝不是能够否认的。




2.关于老王的同化能力。




鸦片战争或者侵华战争之后,都有人会说“中华文化同化能力极强!如果他们不走的话说不定也会成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




为什么说老王近代是“5000年未有之变局”呢。因为老王第一次遇见武力和文明都碾压自己的存在。




之前的蒙元和满清,他们别说文明了,连个像样的文化都很难拿得出来。老王这边已经在思考哲学了,他们还在信萨满。【其实我是满族来着】老王对于这两位的同化,是高级的农耕文明对于游牧文化的碾压。同时,蒙元和满清都要对于老王进行“统治”而非“征服”。他们在人数远远小于老王的情况下,他们已有的知识和能力无法驾驭如此一个庞大的帝国,而之前他们只能被称为“部落”,“同化”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但是近代史上,老王面对的是已经工业化的列强们,是轰隆作响的机械洪流,是完整的自然科学体系,是一个个发达的现代国家。在他们面前,农业国,手工作坊,儒家文化,封建帝制,实在是太弱小了。




更何况他们只是要“殖民”而已。只是要这个原料产地,商品倾销地,这不会也不用成为他们的国家,比起让国家强大,让一个本来就很弱小的国家保持弱小太容易了。




这种碾压级别的文化代差可以让人绝望到什么程度呢?绝望到有无数文人认为中国文化已经一无是处,应该废除汉字,用拼音文字,甚至认为中国人本来就是劣等民族,天生就比别人低级——直到今天这种思想也没有消除,直到今天,欧美国家的亚裔依旧受到各种各样的racism。




我看过知乎上的一个问题,问抗战的时候中国人有多绝望?一个回答是“绝望到钱穆已经开始写《国史大纲》”。亡国灭种四个字,分量实在太重了。




李约瑟在书里写,“中华民族认为自己的民族是一种自然现象而非民族聚落”(大意),但是凭什么呢?我们现在充满自豪感地谈论“文明圣火,千年未绝者,唯我无双”。凭他是隔壁老王?




我们最终胜利了,甚至现在站起来了,靠的是当年的中/国,地主阶层搞洋务运动,知识分子要维新变法,农民闹义和团,资产阶级辛亥革命。他们尝试了所有能够尝试的办法,奉献了所有无畏的生命,没有任何一个阶层说,就这样吧,我们没有办法了。




老王是在尸山血海里站起来的。这个过程,一点不优雅,一点也不闲适,血泪浸透,没有那个“如果”。




我们本来最可能的结局,是成为印度。




那才是列强希望我们变成的样子。




3.关于伊万的幼驯染




emmm这一点是最让我觉得不解的……这个从何说起啊,说起来沙俄跟老王的仇肯定不能算多小的,以元朝老王的眼光来看,当时占领莫斯科公国的是金帐汗国,这个跟老王是真没什么关系的,成吉思汗孙子拔都建立的独立国家,跟元朝是并列关系。到后来明清的时候,沙俄一直都是欧洲国家,然后就是跟清朝签了尼布楚条约……这古代来看,沙俄和老王除了趁火打劫和兵戈相见真没啥算得上“幼驯染”的地方啊……




4.我这么多事为什么还要喜欢APH.




首先肯定是因为我喜欢老王……我每天都要跟他表白一万遍。




我之前写论文的时候用过,美国政治哲学家沃尔泽曾言:“国家是无形的,只有把它人格化方可见,赋予它象征意义才令人爱,通过想象才能被感知。”国家人格化是每一个国家乃至个人在进行国际传播与政治宣传时都会使用的方法,喊着“不要把国家人格化要理性对待”的你们就当他是傻逼就好了。这种近乎于无穷集的集合体用公民视角来看本来就很傻了。




我写文,最喜欢的cp是黑三角,因为我毕竟还是会一直在意他们是一个“国家人格”。有人说国家之间只有利益,但是对我而言,“利益”就是国家之间的感情,就是他们的多巴胺,就让他们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同样,“实力”才是国家之间的性吸引力,相似的国家,才谈得上爱情。




黑三角真好。我爱他们。




老王最棒了。




今天也是老王吹的愉快的一天。




【顺便,出了某些破事我肯定也是会骂的。但是肯定不会骂你国药丸这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都是体制的错,一般见到这种人我都希望阿尔能够张开怀抱拥抱他们】









当时剧一出,看到大框架的我就已经……想问候那只折脚雁和秀波了。整个一玛丽苏OOC的故事,何必祸害我魏呢(;´༎ຶД༎ຶ`)

三国文件夹:

为什么说军师联盟是近年来最恶心的剧

对于某些人而言,任何婉转曲折的讥讽都荒诞,我就明白地说了。与演员王劲松先生无关,感谢他对这个角色倾注的心血和真情实感,如果不是剧本这么差,【或者说抛开剧本】,他已经是我心中最接近荀彧的影视化形象了。

我所有的恶毒和刻薄都送给编剧掠水惊鸿和总监制吴秀波,衷心希望他们的存在是人类的个例。

1. 荀彧去世后一年,曹操才晋魏公。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跪在曹操面前和邪教教徒一样三呼千秋万岁。

2. 荀彧这一辈子都不曾在曹老板立储这个问题上表达任何的态度。
阿丕登基后仍然对荀彧在他少年时对他的一句夸奖的笑语念念不忘。曹植在给荀彧写的诔文中,给出了“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的考语。此二人终其一生,都对荀彧尊敬爱重。

3. 袁绍声势最盛的时候,尚且奉荀彧为上卿,而他却愿意千里追随一个刚刚吃了大败仗的将军。因为这个将军当年真正做到了“诸君北面,我自西向”的豪言。从他二十多岁来到曹操身边,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研精极锐,以抚庶事。彼此信任,彼此扶助,勠力同心地走过了艰难坎坷的岁月,平定了中国北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此二人是师友,是同道,是两个待天下清的理想主义者,是两个奋不顾身的行动派。

4. 荀彧的死是一个士大夫的殉道。董昭希望他能作为大臣之首,劝曹老板晋魏公。他说: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到了最后无可转圜的时候,便忧郁而死。他的死不是为了参与夺嫡,如此幼稚而愚蠢的做法,便是深宫妇人也当知道不可为,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正常人,居然想出如此荒诞的做法,还将其安在荀彧崔琰这些君子的头上,实在可以称得上是下作了。
司马光曾批评杜牧的邀名说:彧不利此而利於杀身以邀名,岂人情乎!杜牧不过作为一个仕途失意的文人,揣测荀彧以死邀名,其内在逻辑还是肯定了他以死相对这一事,只是诛心之论而已。而今日,居然能见到有人认为荀彧和崔琰是为了维护儒家立长之传统,从而自尽身亡,实在是恶毒得无以名状了。

我当然知道有人不相信理想。我当然知道有人愿意沉沦于污泥。我也当然知道有些人从来愿意哗众取宠披着正剧的皮玩资本的雷剧游戏。但我在此之前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做得像军师联盟这么恶毒。
为道而死的被污为宅斗,清正不阿的被改成设计,彼此扶持的要写成利用,如此还可吹嘘自己乃是国剧的良心,我竟不知世间有如此险恶的良心!

决定了,以后文章全部更新在lof,微博就当个僵尸号,转发抽奖讨论和扯淡什么的吧

请监督我今晚一定要把黑三角的幕间谈发出来,真是一千字写了个把月,写完了还不想发(;´༎ຶД༎ຶ`)……

一对情人的魅力如果只在于固定的攻受设定上的话就太可怜了,都没人在乎他们的个人存在与境遇。说到底这种思想还真是与奴隶社会某些落后构架一脉相承——奴隶的自甘卑贱与奴隶主的天生高等。

夔周:

我写攻受其实很多情况下写得挺模糊哒,而且经常会被说自己写的耀太受……其实即使是写cp文,我也没有从一开始在心理建置上暗示自己“他必须攻”“这个必须受”……
大多数时候其实就只是在写自己的萌点,写自己萌的角色。我从来都是按自己喜好写东西,对于攻受从来不会刻意地去表述出来。
比如我不太喜欢写反攻未遂的情节,也极少会想写“受以为自己是攻,结果成了受后一直耿耿于怀”的情节。我不是很喜欢专门用文字来讨论我cp的攻受,也不喜欢把攻受问题当个需要严肃处理的方向来郑重研究一番。
比如我喜欢耀all,就是纯粹的个人喜好。以前看到过把耀攻耀受与爱不爱国联系起来……我每次都觉得牵强且事逼,过于上纲上线。当然一些众所周知的题材(八国啊,lj啊)的all耀文的确恶心,正因为那些梗,我年少也跟着人愤愤不平也被带偏过骂过。不过前些天看到那种国设耀爷汤姆苏把其它国家描述得极恶心的耀all文……我也不觉得作者多成熟多爱国。

转回正题吧,主要也不是说我们这圈的特殊性,而讲是我的攻受观。
我属于“爱他就让他攻”的人,和“爱他就让他受”的人是同样的心态。我不喜欢攻宠受而喜欢受宠攻,我不喜欢忠犬攻而喜欢忠犬受。总的来说,我就是比较轴,喜好有点专门逆大众的意思。
属性就是熟人都知道的,主角控or攻控。但这其中的逻辑是,我因为喜欢一个角色而希望他是主角或攻,我更容易喜欢上主角和攻属性的人,但我不会“只要是主角/攻,就喜欢”。
我认为攻受是个可以很坦荡的事儿。写文偶尔也可以玩玩情趣或梗,但花长篇大论纠结在这上面的很令我厌烦。我不知道因为多少执意反攻的受和执意不让反攻的攻而弃文。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书中都有这些情节,有的还描述成“受的骄傲让他不允许自己雌伏于他人身下”,我不懂这事儿和骄傲啊、自尊啊之类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我不认为攻受格外有多少不一样,不一样只能由人自身造成,和攻受的划分无关。——所以,我不认为一个受做了受就是被折辱,不认为他是受了多大委屈。还有,我对“雌伏”这个词有着微妙的反感。
说起来我以前想过一个中露相性一百问的梗,自己脑补的时候会哈哈笑:
问,为什么如此决定攻受?
伊万指着王耀答,因为他怕疼。

简单点不行吗。

隔空被怼(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HP与APH圈无关的某圈)


…………


补充一点,第一次明白为啥那位太太在自己的lof提到逆cp还要被指桑骂槐,只好开小号写。


…………


喔,还是被这圈一个比较喜欢的写手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