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创作APH黑三角故事, HPTRLV已咸鱼。

正在连载 探险/古墓/惊悚类小说《Devotion》

预警:杂食、互攻、OOC、里番逻辑

【魏晋/琇攸】赎生(完结)

“舅舅,你不该来的。”

司马攸骑着一匹嶙峋的马走在赤红夕阳中,他回过头来,冷峻的脸上是一种超脱悲喜的淡漠。中护军是在北邙山脚追上他的,年长者自朱雀大街一路打马而来,惊沙走燕,踏碎了不知多少春花。等他终于见到那灰色的背影时,中护军松了一口气。

“齐王为何孤身骑游,只携竖童,不带府兵?”

他讽刺地勾起嘴唇,晦暗的眼神转向了羊琇。“我如果此刻死了,被刺杀,或坠马,对他来说该有多美妙?”他的口齿之中暗藏着毒液,俊逸的五官散发着扭曲的味道,韶景芳辰,齐王却行将就木……羊琇在两马并驾时拉住了桃符攥紧缰绳的手。“不过……我还不打算那么轻易便逐他的愿。”

羊琇迟疑地收了手,他拍了拍自己胯下良驹的鬃毛,...

 

【魏晋/琇攸】川逝

羊祜离开在十一月的末尾,那天下了很厚的雪,当消息传到中护军耳朵里时,他已经感觉不到太深的悲哀。

大家为这场丧礼演习已久,仆从拿出备好的棺木与礼器,而夏侯夫人则同她的女儿一起将事宜安排地有条有理。羊发的儿子们即使与她有些龃龉,但在这件事上两家并未有什么争吵,一切循规蹈矩地进行了下去。

他最后一次再看了眼钜平侯的棺木,很快牛车就会载着它驶往故乡,羊祜最终还是不想成为北邙坡上的一座坟茔。看着从兄的夫人带着女儿远去,当中护军迈开腿时,蓑衣上的雪花被纷纷振落下来。

除去蓑笠,又解下填充禽绒的外袍,他才回到温暖的车中,随着风雪加剧以及牛车行进,他再也看不到羊叔子的府邸了。他只能凝视自己手间的纹路,回...

 

【魏晋/琇攸】归兮

羊徽瑜姐姐下线,所以不想让羊祜在这一章里面也gg。虽然事实是洛阳三羊很快就只剩下羊琇了,而羊琇也“怒发冲冠为红颜”没几年了。

当时看到司马攸不能以子礼守丧就觉得很残忍,等于他基本上无法为羊徽瑜守灵。穿着齐縗之服,却和臣子一个待遇,桃符内心肯定非常郁结。

羊祜真是自带杰克苏光环啊……

问题是,word妈这东西还有敏感词???走链接吧,归兮,乐福药丸。


 

【魏晋/琇攸】福祸

由于一半都写的十几年前的事,所以打西晋tag真不合适了。。。还暗搓搓安利的钟羊昭籍昭会等cp,羊祜即使没有正面出场也存在感满满啊,毕竟羊陆两家祖传杰克苏设定,怎么写都合适呢~

美好的少年时代的炎琇写起来其实挺有意思的,就是斗嘴和拼命diss别人,司马炎的八卦之心也不少。

羊琇人生最后一次浪了,能浪的把大臣们胡子气歪,然而琇琇马上就从良了,再也看不到他作天作地的模样了。

当然,桃符毫无疑问是女主。

==============================================

景元三年,开始于一场荒唐的诛杀。

嵇康的血溅染在未化的雪层上,让这一年从春天便弥漫起不详的味道...

 

【魏晋/幕间谈】琳琅衫

论羊琇这个西晋福布斯第一的土豪到底有多土豪。

(其实是因为和沉重的下一话比,放在一起太不合适,单独提出来)

这种短篇cp就自由心证吧,虽然正片四章将会比较琇攸。

==============================================


“青牛出函关,茶从仙人来。大茗者,饮之可得道也。”

说着,司马炎就喝了一口放在桌上已经凉透的茶水,皇帝像是终于有了精神,看了看殿内其余人:郑默在同何劭毫无斗志地下着棋,而冯紞懒洋洋地吃盘内冰山上的桃与香瓜,只有羊琇不知死活地躺在榻上,还拿着把雕翎扇将眼睛遮住。

自他大病初愈之后,事情接踵而至,本来没什么事的中护军自然就被他拿来...

 

【魏晋/琇攸】祓疾

咸猪手终于伸向了历史同人,word妈,还是超级冷的邪教。

暗戳戳丢文就走,别问我之前的那么多坑什么时候填!!!咸鱼是无力控制人生的。

羊琇浪子回头的第一步,就是爱上了发小最恨的弟弟(剧情狗血到暴

==============================================

咸宁元年十二月,天下大疫,司马炎也恰在这个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转年都不见好,此刻便在承光殿养病。

因为陛下重病罢朝,羊琇白天去了弘训太后的宫殿拜访从父姊。隔着帘子,羊徽瑜看上去精神劲儿还很足,依旧是一副无所操心的从容模样,见了这个几乎是看着长大的堂弟,还是像过去一样询问他有没有继续练字和习琴。

“...

 

【APH黑三角】Devotion 02.

AU/探险/古墓/悬疑/惊悚/恐怖/综叫/BUG/垃圾车

本章伊万未出场,仅含金钱组互动,实际全文CP以金钱和冷战为主。

选择性阅读,慎入。

++++++++++++++++++++++++++++++++++++++++++

2.

阿尔弗雷德盯着那个陷入沉默的侧脸,对方的长发像柔软的海草一般垂到肩头,这让他想起了童年时母亲硬塞到他房间里的日本玩偶,她们也有着这样的黑发;但是他实在很讨厌这些女孩子的东西,所以木偶的下场总是偷偷地消失了。

昨天,当他率领着一群既疲倦的亡命之徒闯入对方宅子时,在那炎热的藏书室里,他其实一开始是不确定的。毕竟他从线人那里打听到的王先生是个即将步入中年,瘦...

 

【APH黑三角】Devotion

AU/探险/古墓/悬疑/惊悚/恐怖/综叫/BUG/垃圾车

本章伊万未出场,仅含金钱组互动,实际全文CP以金钱和冷战为主。

选择性阅读,慎入。

1.

看着手中那红色外壳已经脱落的旧书,男人自觉地戴上了手套,他像是它久未相见的情人一般抚摸着那色彩斑斓的封面:纤长的手指在那尖锐牛头之上停留一秒,然后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木壳。太可惜了,他在心底不由得感叹道,如果这本书保存的更完好无瑕的话,他还能读出更加全面的细节来;即使内部的羊皮纸已经被蛀蚀许多,颜料已经脱落,仍够他一窥当年的惊艳……

“你爱上一本书了吗,老男人?”

他听见四周传来男人恶劣的哄笑声,一个冰凉的硬物抵上了他的太阳穴,这让他不得不...

 

【HP】Lohengrin 06.The Knight Without Truth

Weapon结束后的隐藏线,可以看作我自己作品的同人,大概讲毕业多年后亡主哈穿越到原著,帮助小可怜哈救教父救老邓打倒脑残伏的完美童话故事。

亡主哈即私设,杰克苏,老婆为合体伏(详见weapon,不过这本写的像狗屎,天雷),互攻警告。而新世界线小可怜哈的cp未定。

+++++++++++++++++++++++++++++++++++++++++++++

本章合体伏与亡主哈见面,两人见面就说一堆毫无营养的相声。

对于合体伏来说,似乎情敌不只有邓校/狗爹,还有15岁的哈利自己(伏总:大意了!

呼应文章题目,Lohengrin就是著名的天鹅骑士,圣杯传说的一员。

+++++++++++...

 

© 沧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