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创作APH黑三角故事, HPTRLV已咸鱼。

正在连载 探险/古墓/惊悚类小说《Devotion》

预警:杂食、互攻、OOC、里番逻辑

【HP/TH】赫罗伊克消亡篇 02.

The Heroic Poetry Of Death
赫罗伊克消亡篇

02.
男孩的眼睛几乎要突出眼眶了,那对绿色的虹膜里熊熊燃烧起动物一般明亮的火焰,卷携着声势浩大的怀疑、愤怒和敌意。“相同?你疯了吗?”他拔高了嗓音质问着,就连身体都比刚才挺得更直些;可他越做出毋庸置疑的姿态,那位满脸假笑、且不怀好意的年轻人越是自信起来。“我不知道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只是——我们绝不相同!”
歪着头看向这脾气不小的来客,那位应该能被称为汤姆·里德尔的黑袍巫师似乎在捉弄一只已被他困入死角的猎物,他用那滑腻的声音娓娓道来令男孩毛骨悚然的真相:“看看你这脾气!只是斯莱特林在上,我还没有沦落到要欺骗一个小孩的地步?但或许你真不知道,你是我的眷属之一。”他的神色微微一变,嘴角勾出一个满是毒液的微笑,他带着审视的目光朝那瘦小的黑发男孩逼近,他的动作令哈利警醒起来:男孩背对着书架,紧捏着拳头,似乎随时可以朝他的鼻子上来一拳。“你看起来知道一些,却在重点上一无所知;明明是我的眷属,可对我充满仇恨与偏见。”
他走近了那个孩子,微微俯下身和他绿色的眼睛齐平,以一种诱导而充满耐心的语气说道:“或许你该让我看一看你的记忆,然后我会将一切答案都告诉你的。”
哈利尚且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踌躇的神色,他看上去被这位冠冕里的王子给弄迷糊了,在那愤懑之色略微消减之时,年轻的恶魔继续哄道:
“相信我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之前认识的我是怎样的存在,可我不是他……”
那双瑛绿色眼睛里的风暴终于镇定了下来,男孩的眉头不安地绞起,仿佛在选择中纠结。汤姆·里德尔只能在心底暗自偷笑,但是他的面庞依旧那么具有迷惑性,甚至带着关怀和真诚的颜色——
“鬼才信你!”
与决然的声音同时爆发的是男孩的动作,他几乎使上反抗达利拳头的力气猛地推开了面前的黑发恶魔。一个不察,里德尔被他撞倒于身后的书架,他的脑袋狠狠地磕在了黄铜铸造的鹰头灯台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哈利甚至没有回头看一下敌人的状况,便下意识地撒腿就跑。
他穿过了一排又一排的书架,这个房间似乎没有尽头,男孩敢保证霍格沃兹都没有这么多的藏书。赫敏看见这个景观应该会高兴坏的,可他现在却只想骂人。伏地魔、黑魔王、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那个人……一种迟来的恐惧开始笼罩他的心房,他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不久前的那个墓地,钻心剜骨的疼痛和塞德里克的尸体同时填满他的脑袋。他奔跑着,似乎不知疲倦一般,机械地抬动僵硬的双腿……
他被一双臂膀死死地钳住了,在哈利能发出尖叫以前就被按向冰冷的地板,那人显然在报复男孩刚才的突然袭击,将他的额头狠狠撞向石砖。男孩一时间眼冒金星,耳中嗡鸣,身体像是失去动力的仪器,蜷缩着瘫倒在地。小心眼的敌人似乎从他的无助中心满意足,他将男孩用脚翻了个面,然后直接俯倒在那瘦弱的身躯之上;这次他留了个心眼,用自身重量压制住对方的手足,以防他又像刚才那般暴起反抗。
“你简直是个动物,喜欢暴力的肢体游戏。”他意犹未尽摸了摸男孩被他撞出鲜血的额头,脸上再也没有伪装的笑容,取而代之是冰冷又残酷的神情;以及一些厌恶和鄙夷的光在眼底闪烁。他看起来再也不英俊了,更像是个嗜血的疯子。“可我小瞧了你,没有想到你的眼睛还会骗人;反抗相当野蛮,虽然最终失败了,但是成功地令我映像深刻。”他停顿了一下,那只在男孩痛苦的面容上轻轻抚摸的纤长的手滑向了对方最为脆弱的喉咙,然后死死地捏住了它;一时间,才从晕眩中恢复过来的哈利又被缺氧夺走了视力。他张大了嘴,像一只跃上沙地的鱼一样挣扎着,而里德尔微笑着欣赏他的痛苦。“我本来想温柔一些的,很遗憾,你不值得我宽容以待。”
随即他把额头贴向了哈利的额头,恰好是那疤痕的位置,在男孩尚未震惊于这近距离接触时,他就被皮肉相连处传来的剧痛夺走了所有的注意力:就像有一把烧红的匕首插入他的脑袋,将脑浆搅得烂熟;又同一个钩子直接刺入了他的记忆那般,让他所有的回忆都在一瞬间爆发着被勾勒出来。德思礼家、壁橱、魔法石、两个脸的男人、日记、摄魂怪、母亲的尖叫、墓地、从坩埚里重生的伏地魔……
一道白光闪过哈利的视线,在他尚未从这痛苦的回忆中抽身时,他的敌人已经结束了勘探。里德尔阴沉着脸甩开了他,像是甩开什么肮脏的垃圾一样;年轻人站了起来,五官扭曲地近似一条蛇的脸,而红光在他的黑眼睛里一闪而过——现在,他看上去有一些那墓地里魔鬼的残影了。
“不可能……”他呢喃着,就像沉醉于男孩短暂却丰富的回忆一般浮上神经质的表情,那蜷缩在地上的男孩没有看到他最为可怕的面孔:一半是丑恶的仇恨,一半是莫名的愤怒,将他原本漂亮的皮囊折腾地活似地狱的恶煞。但很快那些复杂的部分又像蜡油重新凝固一般恢复了稳定,他面无表情地看向那躺倒在地上、正挣扎着起身的哈利,那双绿眼睛里正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你太幸运了,哈利……”他用自己那格外纤长的手指在男孩的头顶抚摸着,露出黑发下闪电般的伤痕。“我本该将你剥皮抽筋,活挖内脏,然后把这双毫无礼貌的眼睛送给老蜜蜂泡酒的。但你真是天选之子,幸运宠儿,居然胆敢拥有我的一部分……不过也好,刚刚我曾想过把你这样一个天赋过人的灵魂吞下去会不会拉肚子,现在斯莱特林已经为我们解决了一切:你必须得活着。”
他放开了男孩被他捏得生疼的脸颊,在看见那细腻的皮肤由红转紫之后发出兴奋地啧啧声。可他并未遗忘贵族应有的风度,他从容地踱着步后退,将脊椎轻轻地靠在了墙上。
在那双危险的黑眼睛里,男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的视线有些浑浊,脑袋里仍然传来一阵阵刺痛。但男孩并未示弱,他甩一甩脑袋,自己尽可能坚韧与强硬的声音说道:“我不管你在乎的是什么,但你会后悔现在没有下手的。”他决定自己只要一出去就找到邓布利多,将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根源交给他,校长一定有办法歼灭伏地魔的小把……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小救世主。”他躲在光影最为暧昧的地方叙述道,声音里充满同他魔鬼一般外表一致的羁定,似乎在炫耀那能充分令敌人痛苦的秘密,“‘为什么我能同蛇说话呢?就像神秘人一样,教授,我很害怕’”他尖起声音,将二年级哈利的神态语气学得惟妙惟肖,然后又放低了些,似乎代表被模仿的对象进入了变声期,“‘我做了一个暑假的梦,先生,我看到虫尾巴和伏地魔在一起,为什么我能看到呢?’……哈哈!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吧?”
哈利忍着头痛对他怒目相视,同时心却在下坠,他很愤怒,但也很害怕。
“要我进地狱,你也要同行!何况——”在男孩睁大地眼睛里,他仿佛胜利般微笑着,让故事峰回路转,“——那位尊敬的邓布利多也是这么打算的。小可怜,你因为轻信而暴露了太多秘密,在你尚且蠢笨无知的时刻,你所敬爱的校长已经为你规划好充满英雄主义与悲剧性的道路了。”
他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手指几乎插进了肉里。不,这不可能,他不该相信魔鬼的谎言,他们就像尸体上的腐肉般一文不值……但心里另一个声音却在平静地肯定着敌人的话语,毕竟那才说得通一切,他的梦,他的爬说语……男孩的嘴唇无力地颤抖着,像是没了声带一样发不出任何辩解。只有绿色的火焰仍在眼眶中燃烧,汤姆·里德尔很明白,拥有这样求生欲望与坚韧意志的人是不会随意放弃自己的生命的……
“相信我吧,将我交给邓布利多,你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来死亡;留存这个秘密,我会与你的理智选择合作……”在他的话语像魔咒一般源源不断传来的时刻,哈利的眼睛开始变得愈加模糊。现在,他已经没有头痛了,取而代之的是晕眩。在外面那金色的书廊变得模糊之际,男孩看见那瘦高的身影朝他走了过来。他想让那家伙后退,可是大脑却被必死的陷阱与尊师的背叛所占据。魔鬼扶住了他的腰,那缺失温度的肢体成为他崩塌世界的唯一凭靠。他的眼睛要睁不开了,此时,他能看见的只有那张讨厌的脸……
“我知道你会做出正确选择的,就当为了你自己,男孩。”

评论(24)
热度(35)

© 沧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