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创作APH黑三角故事, HPTRLV已咸鱼。

正在连载 探险/古墓/惊悚类小说《Devotion》

预警:杂食、互攻、OOC、里番逻辑

【HP/TH】赫罗伊克消亡篇 09.

The Heroic Poetry Of Death

赫罗伊克消亡篇



09.

“嘿,破特!”在哈利吃完晚饭正走出礼堂时,一个刻薄的声音从后面叫住了他,黑发男孩朝天上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对上了他在学校里的死敌。“我听闻你成为了今年第一个被关禁闭的学生,多么荣幸,不是吗?”

瞧瞧那张小人得志的脸,如果罗恩在这里的话绝对会忍不住往那苍白的皮肤添上一掌颜色,哈利有些懊悔为什么自己会一个人离开,以至于要一个人面对马尔福和他的保镖;但同时他也非常惊疑为何这只白鼬会跟出来。

“如果你的耳朵只会听些小道消息,那么我会怀疑你是否有资格担任级长一职。”哈利不愿意和他过多纠缠,但是这个可恶的小白脸明显不想那么简简单单地放他离开。他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响指,瞬间高尔和克拉布就挡住了他的去路。哈利顿时有些苦恼,这个时候晚餐刚进行过半,老师和学生们大多都安安分分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即使有些路过的低年级学生,也都畏于马尔福的权威,像是没看到一般溜进了礼堂。

“真稀罕,圣人波特居然学会用他的舌头了。看来你是在假期用资助韦斯莱的钱给自己报了一个语言班——你已经放弃那家子穷鬼了吧?要不然怎么不见那个傻大个来保护你。”

他的讽刺令男孩怒火中烧,哈利一边忧虑着乌姆里奇将要降下的责难,一边还得思考他话里的恶意。他到真是资助了双胞胎,火焰杯的一千加隆都给了他们的秘密事业;这虽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是哈利却担心这小白脸会有更恶毒的主意。马尔福究竟是张口乱猜还是有所窥测呢?瑛绿色的眼睛里不由得从上至下地打量着这讨厌的坏种,面上书写分明的敌意与不屑立即令高傲的斯莱特林新级长眯起了眼睛。

“大家都看透了你是个怎样的人吧,我们的救世主?”他像是在说一个笑话那般调高了音量,两座肉山再一次用蠢笨的笑声应和他的话语,连马尔福自己都满意地鼻孔朝天,“‘塞德里克·迪戈里的死亡被证实是因为魔法生物,他的父亲已经亲自确认并签字,相关部门对外宣布他们将承担相应责任……’,看来魔法部并没有买你的帐啊?”他大声重复着今天早上预言家日报的原文,此刻正好有一些赫奇帕奇的学生从礼堂里走了出来,他们纷纷驻足,脸上混合的仇恨和厌恶是哈利最不愿意看到的。实际上,他从上午到现在一直被这些情绪所包围,并且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如今自己成了过街老鼠的现实。马尔福只是个冲到前面的,他身后还有千百个报以相同观点的人。“如果我是你的话,早该夹着尾巴从霍格沃兹消失了,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是学校的污点?我都为你们格兰芬多感到羞人。”

哈利几乎感觉到口袋里的魔杖一阵发热,攻击对方的欲望前所未有地高涨。看着面前这个铂金色的脑袋,他的记忆仿佛飘回了昨晚:卑躬屈膝的纯血,见风使舵的臭虫……我会撕碎你们的……他毫无征兆地朝前面走去,鼻尖几乎要贴到了马尔福的脸上;冷酷的眼神仔细观察着这个一时间钉在原地的大少爷,从他瞪大的灰蓝色眼睛到尖细的下巴,就像一条蛇在思考要从哪里下嘴……

“我可以理解为你们两个五年级学生正像野猫一样,弓起脖子、准备打架吗?”一个阴郁的声音及时将哈利从邪念中解救出来,也使马尔福活了过来:他像是看到了鬼魂一般朝后面退了几步,过了一会儿才重拾那副高高在上的做派,但那双眼睛里仍然存在着一丝畏惧和惊魂不定。打断僵持的正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这又是一个哈利不喜欢的人,但老实说男孩如今又有些欣慰于他的救场,否则明天的报纸上又将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血腥头条……

“不,斯内普教授,”哈利垂下眼睛,他的睫毛在眼睛下面打出一片阴影,他注意到这只油腻的老蝙蝠隔开了他和众人,男孩的直觉告诉他这是警惕与提防的意思,“我正要去乌姆里奇教授的办公室领禁闭。”

说着他便溜走了,像是后面有东西在追逐他一般。

他刚才又变成了一只蛇。

还企图攻击。

 

 

“我绝不撒谎?”

哈利的太阳穴跳了一下,他面对着那个笑得和蔼、仿佛蔬菜店老板娘的魔法部官员,心下一沉。不,这不对劲,年轻的救世主心里拉起了响亮警报,他迟迟没有拿起那只羽毛笔,似乎在担心上面有致命的恶咒。

粉红色的老蛤蟆甜腻地眨了眨眼睛,她放下那只比她的手指纤巧太多的茶杯,装腔作势地拿起今天的报纸,正好将写塞德里克死亡缘由的那一篇对着哈利,成功让这个一直用眼神和她对峙的小崽子移开了视线。

“如果你今晚不完成这点小小的惩罚,我是不介意让你第二天再来的,直到你明白自己的过错。”她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只要哈利不把她要求的一百遍“我绝不撒谎”写完,这禁闭的期限将会永远延迟下去。哈利咬了咬牙,决定执行这极不合理的命令。

可当他下笔之后,他的右手臂内侧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没有墨水的羽毛笔却写出来鲜红的单词。现在他终于明白真正惩罚了,他拉起自己的袖子,一句就像纹身一样的话出现在他小臂的皮肤上:我绝不撒谎。

他沉默地低下头去,保证自己不会发出一声痛哼,用开始颤抖的右手机械地书写着他的惩罚。不,这并非老师对于学生的惩处,而是对于敌人的羞辱。那报纸后头的老脸一定笑开了花吧,她是想到了在这个时间段无人会为哈利声辩,所以这只跟在猛兽后面捡腐肉的鬣狗才会如此肆意妄为。黑发男孩心中的火焰越烧越旺,却离奇地没有掩盖那冷酷的理智。或许是因为气愤到了极点,哈利成为了空有肉体的幽魂,他强迫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这是他从未尝过的屈辱,就因为他向公众说出了实话。乌姆里奇占据了他最讨厌人的榜首,甚至在那一刻超越了伏地魔,让他的仇恨与叛逆达到了顶峰。他甚至在某一刻感觉到刚才在楼下挑衅他的马尔福都变成了天使……

“我抄完了。”

男孩不动声色地将羽毛笔放回到桌子上,他略微收着下巴,将一双燃着幽绿鬼火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张装模作样的报纸。他的右手臂轻松地搁在那里,似乎方才遭受痛苦的人并不是他,一切自如。

乌姆里奇对他没有变化的脸感到有些失望,但是她没多说什么,点点头便示意他离开,似乎他真的只是被留下来完成一些抄写。

哈利阴郁地走出她的办公室。


-------------------------------------------------------------------------------------


【复制一下我昨天和人讨论时关于哈利总是被人们“抛弃”的看法,有补充的地方】


您还觉得哈利没受过人倒墙推的苦吗?他可以说是自始至终都被人们极端的推崇和嫉妒所包围的角色。单说四年级教授证明了他是没能力越过火焰杯年龄线的,可是全校清一色地排挤他,甚至佩戴反对徽章来公开羞辱;但当他第一个项目完后获得金蛋、为霍格沃兹赢得荣誉时,全校似乎就又抛弃偏见,欢天喜地的重新簇拥在他身边了。二年级如此,五年级也如此,他一次次被抛弃,又在一次次人们需要他时,不计前嫌地站出来。最后一年哈利在极端的污蔑中逃亡,可以说是孤立无助,主动投奔还被人出卖,最后还能为大家站出来献出生命,我都觉得他年纪轻轻太不容易了。罗琳大妈有些地方写的轻飘飘,但是你不能说哈利没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啊,你以为哈利就没亲妈粉了吗?


他到底做没做错事人们根本不关心,人们将懦弱的希望给予在他身上,却又在他表现的不如意时立刻泄愤,仿佛他辜负了全世界。他们自顾自地相信他生活在小王子一般的童年里,却根本没人关心事实。哈利没黑化,不长歪,可不仅仅只用一个天性善良就能成就的,这完全是已经是坚韧不拔到骨子里了。如果说各大HP玛丽苏文中最爱用的生而高贵必须得选一个得主,那哈利·詹姆斯·波特必定是得主。


醒醒吧,HarryPotter根本不是一个天真的童话故事,它的别名是多金孤儿的血泪成长史。

评论(9)
热度(22)

© 沧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