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晗

主要创作 HP*TR 的同人,APH已咸鱼。

预警:杂食、互攻、OOC、里番逻辑

【HP/TH】赫罗伊克消亡篇 10.

The Heroic Poetry Of Death

赫罗伊克消亡篇



10.

“哈利,你终于回来了!”

在哈利刚一钻进公共休息室时,热切而满怀柔情的声音便唤住了他。那是赫敏。罗恩和她坐在离门最近的火炉前,像两只过冬的麻雀正依偎着,似乎一直在已经无人的圆形房间里等候他的归来。红头发的高个子男孩甚至猛地站了起来,他们看上去非常担忧,这让心情沉重的哈利感到些许温暖。

“如果你再不回来,我们就去通知麦格教授——反正级长有不遵守宵禁的权利。”

如果在平时,罗恩准被赫敏赏上一拐子,但在今天,显然女孩也是同意他的观点的。格兰芬多的女级长走上前来,她围着黑发的伙伴绕上一圈,在确定他的伙伴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的时候才拉着他来到一张沙发前面。

“现在,哈利,告诉我们那个老巫婆对你做了什么……”

哈利斟酌二三之后决定隐去“肉刑”的细节,他只告诉他的朋友们自己是去做了一些抄写工作。对此,聪明的格兰芬多姑娘是明显不相信的,罗恩没有吭声,但是他尊重年轻救世主的意愿——没有多问。

哈利最终在接近十二点时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进入寝室,所有人都睡下了,这免去了他其余的困扰。

虽然这是个注定无眠的夜晚。

 


第二天五年级的学生都没有课,失眠的男孩则趁着大家都在睡懒觉的时候偷偷地溜出了城堡,当他来到禁林边缘天才蒙蒙亮。

林中到处飘浮着清凉的雾,树叶绿的发青,他摘下眼镜后深吸一口混合着泥土与花粉味道的新鲜空气,感到自己终于得到了安抚。伤口已经不大疼了,但他小臂的内侧却永远留下了痕迹,鲜红的字母深深地烙在皮肉之上,就像他心中的恨一样。他无视学生不该擅闯禁林的规矩,朝着树木茂盛的地方进发。还没走多远,男孩忽然听到一阵有别于虫鸟嗡鸣的叫声,好奇心带领他去往那边。

他撩开阻挡视线的最后一根树枝,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只正昂着脑袋、企图把什么整个吞下去的怪物:男孩见过这瘦骨嶙峋却长着蝙蝠翅膀的怪马,就在霍格沃兹那中转的马车前面。当时他的朋友中没有一人看得见它,除了车上的那个怪女孩……

“嗨,哈利。”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使他转过头去,那个有着淡金色头发和朦胧眼神的小女巫正站在他的右侧。刚才他太过于出神于那奇怪的生物,以至于没有看到就在他身边的拉文克劳。哈利注意到她的脚是光裸的,而手上还有一大块生肉——喔,他现在终于知道那野兽所吞下的到底是什么了。

“你的脚不冷吗?”

那些发红的脚趾下意识地缩了缩,即使它们的主人并没有把眼神从她所驯喂的生物那边移回来。

“鞋子总是会消失,我怀疑是喃钩所为。”她的声音也轻飘飘的,像是魁地奇球场上吹过的风,哈利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声音。虽然他还是有些莫名其妙,但一种神奇的共鸣与对女孩子的天生怜悯占据了上峰。

“它们的名字是?”

“夜骐。虽然它们长得有些奇怪,但是非常平易近人……你可以尝试喂它们。”

她递给了哈利自己手上的最后一块肉。即使他有些怀疑面前这个没有瞳孔的怪兽并没有女孩说的那么好,但黑发男孩仍然伸出了手,像是三年级时面对巴克比克,而那只看上去还没有成年的夜骐接受了他的好意,棒极了,哈利对身边的女孩露出了一个真实的微笑。

接下来,他问出了自开学以来一直留在他心底的疑问,而女孩也慷慨地给出了答案——只有看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它们。

这个回复出乎哈利的意料,却在无形之中契合了原先模糊的猜测。年轻的救世主再次看向那些野兽,从它们无毛的翅膀到漆黑的蹄子,这一次的端详令他产生了发憷的印象:他从那些夜骐身上看到了自己。

“如此孤独,多么不幸的生物。”

难得的感叹被他的同伴打断了,她走上去拍了拍那只夜骐的脖颈,而它也用突兀的头骨蹭了蹭女孩的手掌。

“你的敌人肯定也希望你会如此认为。”哈利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瑛绿色的虹膜上倒映着女孩苍白的脸,“别让孤独战胜了自己,在你目之所及、或不及的地方,都有人在支持你。如果你把它们从自己身上割裂开来,那才是致命的。”

 

 

在与卢娜告别与霍格沃兹的门厅之后,哈利独自一人走向了礼堂。此时还未及七点,只有鹰院的位置上有寥寥数人。这是个令他惊喜地事实,因为它意味着没有那么多闲人会把头转向他走过的位置,无聊地拿充满好奇或质疑的眼神打量他,然后嘴里飞快念叨着令他作呕的密语。

这是个难得宁静的早餐之日,他在牛奶吐司上涂满蜂蜜后,又在自己的盘子里加了五片培根和一些蘑菇碎肉炒蛋。大部分食物哈利都喜欢,他的童年教会他在能够摄取热量时尽量不挑三拣四,但是冷豆子和煮菜叶他是几乎不碰的,那让如今依旧饱受身材嶙峋之苦的男孩仿佛回到了最无望的橱柜岁月。

在享用完一顿丰盛的早餐后,他若有所思地将目光投向教师长桌,粉蛤蟆几乎早上不出现,弗立维教授乐呵呵地吃着碗里的粥,而麦格教授和拉普劳特两位同样德高望重的女教授恰好结伴而来,她们两人虽然都爱戴帽子,可是格兰芬多的院长比起和善新奇的草药课教授,明显更偏爱保守的款式。今天的她就戴了一顶也许是天鹅绒材质的黑色尖帽,一支欧珀石的金帽针从侧面固定住了它,把她显得既端庄又威严。他望着在这所学校里除了邓布利多以外他最尊敬的教授,洛夫古德的话语犹在耳边回荡……也许他该尝试着寻求别人的帮助。

可是麦格教授会相信他吗?她或许是这所学校里最为严格的老师(斯内普那叫刻薄),哈利与她也始终保持有一定距离,但这位为学术和教育而奉献一生的女先生的责任心却是不宣于言的,她同样不喜欢那位魔法部的特派。

趁人少的时候,哈利走向了教师席,他的耳朵藏在头发后面悄悄的红透了。女教授注意到了他的路线,她有些惊讶于这位私底下并不太熟悉、在学术上也不热心的著名学生的行动。那双尖锐的眼睛让正往前方靠近的黑发男孩膝盖打颤。

“教授,早、早上好。”他的舌头还有些紧张地打结,但是右手臂上传来的刺痛令他无视目下的尴尬。“请问,邓布利多教授今天在学校吗?”

“波特先生,我恐怕无法告知你校长的行动。这段时间他有事要处理……”她欲言又止地停下来,眼神闪动了一下,在戴眼镜的男孩灰心丧气地将要离开时再次叫住了他:“不过,哈利,我想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告诉我。这样吧,今晚九点,办公室见。”


--------------------------------------------------------------------

如果说哈赫是多少人心目中的红玫瑰,那么哈卢就是我的白月光。哈利和卢娜在原文中如此巧妙的在男孩被众叛亲离的时候遇见彼此,只有疯姑娘可以理解此时哈利的感受,而哈利也恰好反馈了她一点点对她来说几乎陌生的友谊。他们是心有灵犀的,却缺少能深入了解的契机。真可惜呀,哈利怎么就被罗琳判给了几乎没给我留啥深刻印象的金妮呢?
下一章,掉线已久的老邓将要出场,副校长米勒娃将展开与粉蛤蟆的第一次对峙,千里之外的老伏和卢修斯的谈话则会透露出一些围绕在哈利身上的、与原著不同的阴谋……天啊,我觉得这文要越写越长了……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沧晗 | Powered by LOFTER